财新传媒
2016年04月25日 12:08

市场决定城市规模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9日 21:14

地方经济增长目标应因地制宜

“两会”之后,随着全国的经济增长目标被设定,东北等经济增长速度明显下滑的地方再次受到各界的关注。事实上,各个地方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分化是符合经济规律的,相反,对条件不同的地区设定同样经济增长速度目标的做......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6日 21:26

用什么投资拉动什么增长?

经济增速下滑,各方压力都大,投资作为惯用的手段,自然又成了拉动经济的法宝。对于短期的经济增长,投资拉动固然重要,但是,并不是说只要持续增加投资就行了,没有实际消费需求作为支撑的投资,只会让中国经济走上结构扭曲的老路。

为了把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讲清楚,需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消费占GDP之比上升到60%,经济增长速度却没有快起来?这个问题很深刻,是吗?是,很深刻,但比问题更深刻的,是它的答案:   

第一,近来消费占GDP之比上升,不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4日 20:12

大学毕业生为何偏爱“北上广深”?

摘要:人们常说一线城市机会更多。这种感性判断能否得到经验研究支持?人才、资源向大城市集聚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它是否符合区域经济发展、大城市化的经济社会基本规律?

今年的大学毕业季日渐临近,相应地,大学生就业话题也正在逐渐升温。每年都有舆论批评大学生扎堆东部沿海地区,尤其偏爱“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近日有学者认为,大学生就业难其实是“局部现象被夸大为整体现象”,因为跟东部地区相比,中西部人才远远没有饱和。他认为“以往大家都想孔雀东南飞,现在应该孔雀西南飞”。

批评大学生扎堆东部沿......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7日 19:24

去杠杆需要结构性策略

【编者按】2015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了今年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中国经济开放论坛据此于1月12日就“中国经济去杠杆”议题进行了专题研讨。我们选择其中精华以飨读者。本次论坛成果将由中信出版社以《激辩去杠杆:如何避免债务-通缩》结集出版。

中国经济开放论坛是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发展研究院潘英丽教授倡议并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黄益平教授联合发起的学术与政策研究论坛。论坛具有开放性,由研究中国经济的国内外高校学者和来自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共同参与,不定期地对中国经济趋势与改革议题进行多视角的研讨和交流。论坛由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和北......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7日 19:19

请用历史的长镜头看城市规模

 

很多经济发展的事,时间短,看不明白,而换个历史的长镜头看,趋势就清清楚楚。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1日 16:10

为留守儿童及其父母说几句话

我这里所说的,不是“代言”的意思,我没那个资格。但是看到一些混淆视听的文件和文章,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几句。

首先,在讨论留守儿童问题的时候,先要从政策和制度的背景来理清留守儿童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每一个家庭做出选择,都是在各种利弊权衡之下的结果,但是每一个家庭的选择也都必然是在既定的制度和政策背景下做出的。中国的留守儿童问题不是农民工比别人更不爱子女,而是因为人口流入地既需要农民工来提供就业和经济发展的动力,同时,从来没有真......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1日 14:54

经济解困要有“空间思维”

中国经济能不能持续增长,关键在于当前及未来潜在的跨地区移民群体,是不是获得了足够的人力资本投资及回报。

面对中国经济的困境,政府要具备资源在区域间有效配置的“空间思维”。只有认清市场经济的规律,政府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要靠创新,要提高投资回报,要提升经济效率。何以经济政策要有“空间思维”,概因创新、投资回报、经济效率都和教育回报“在哪更高”有关。

向大城市集聚

高技能劳动者向教育水平更高的城市集聚是城市发展的原动力。一个城市的平均受教育程度越高,劳动者获得的学习机会就越多,其劳动生产率和工资的增长就越快,大城市正是因为这种&ldq......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8日 23:15

China should let its big cities grow

NIKKEI ASIAN REVIEW February 18, 2016 6:45 pm JST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7日 12:32

供求匹配:讨论中国问题如何走出二元对立

当前中国经济的问题是总量的,但更是结构的。用结构的视角看中国,供给侧改革和需求管理就是不矛盾的,认识到这一点,在献策议政时,就不会出现食洋不化的无谓争论。

遗憾的是,教科书上的宏观理论是不谈结构的。这时,就容易出现二元对立的思想认识,以显得今天的中国正在出现凯恩斯学派和供给学派之间的争论。而中国的实情是,需求并不是没有,只是供给与需求错位,当前中国需要的是:通过市场建设和制度改革,在结构调整中实现有效供给与有效需求的匹配,跳出凯恩斯主义和供给学派的两分法。这个改革思路叫“供给侧改革”也好,或者叫其他什么名称也好,根本不重要。

如果我们使用一个名词(比如“供给侧改革......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7日 08:12

乡愁四问

乡愁四问

我承认不了解农村,所以,我仅提几个幼稚但相关的问题,向了解农村的人们请教:

1、农村人口在不减少的情况下,农民有没有可能致富?这个问题的另一个问法是,在人均农业用地不增加的情况下,如何提高农民收入?或者,在宏观上,这个问题的问法是,有没有哪个富裕的国家,城市化率又不高?对于城里人来说,你的想法(或者建议)是不是相当于别人受苦,你来享福?

2、农村留守的人们,有多少是因为现在的制......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9日 11:03

教育、城市与大国发展

陆铭,2016,《教育、城市与大国发展——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区域战略》,《学术月刊》,第1期,75-86页。(全文近期可在作者主页下载:http://www.profluming.com)


教育、城市与大国发展

——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区域战略

<......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9日 09:19

尊重城市规律 融入国家战略

要尊重城市发展的规律,先要明白城市发展的规律是什么。城市化水平的提高和人口向大城市周围集聚是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的表现,是人们追求收入、就业和综合的生活质量的表现。在此进程中,在对未来人口进行规划时,应充分科学地预测人口增长趋势。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规划方面,要与潜在增长的需求相适应。

在特大城市建设用地方面,一方面要盘活存量,对于城市中心和副中心的容积率管制应与国际大都市的需要相适应,对一部分低密度的工业用地可更新为商业或居住用地。另一方......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6日 09:58

中国城市发展规律下的“真挑战”

未来,国家的发展将由大都市和都市圈引领,在此全球趋势之中,谁先占得先机,谁就将拥有21世纪。2015年底,中国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说,要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城市发展的最基本的规律就是,跨地区的移民将越来越多,而且将集中在大城市和特大城市。

现在全球范围都出现移民争夺战,其原因主要还是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而从移民的分布来看,则主要集中在一些大都市和都市圈。比如说,在加拿大,移民主要集中在MTV三大城市(蒙特利尔、多伦多和温哥华的英文缩写)。在发达国家出现比较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吸引移民也是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危机,让经济发展可以持续,也让原住民的福利和社会保障可以持续。在各个国家动用自己的政策......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6日 09:36

大国更要发展大城市

亚洲的城市化将出现以特大城市来引领城市化。

很多人都认为,每一个国家都会走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我不想否定这件事,但如果将时间拉长,你会相信,左右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是经济和社会的规律。退一步讲,就算是强调一个国家的特点,亚洲国家真正的特点是什么?亚洲国家的特点是人口比较多,人口密度比较大。

很多人有一个看法,国土面积大、人口密度高的国家,大城市承载不了那么人,我们需要很多中小城镇,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我要讲的一件事情是,越大的国家,其实应该越是要发展大城市,这样才可以高效利用资源,特别是高效利用城市土地。

大城市的好处

我们的一个研究讨论了国家总人口规模和这个国家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5日 22:52

钟辉勇、陆铭: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治理忽视了什么

钟辉勇、陆铭: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治理忽视了什么 发布者:中国发展研究院 (原文发表于《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2015-12-30

在过去二十余年,中国各地地方政府累积了大量政府性债务,这不仅影响到了地方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也引发了金融市场对地方政府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经济学机制在于劳动力不能充分自由流动和货币已经统一之间的矛盾,这导致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政府只能借债......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5日 22:50

供给侧改革亟须加强供求的“空间匹配”

供给侧改革的本质是要让供给和需求相匹配,在结构调整中提升经济增长的速度与质量,改善人民的福利。笔者认为,当前的供给与需求不匹配在很大程度上是个“空间不匹配”问题,供给侧改革需要加强供求的“空间匹配”。

中国当前正出现一系列供给与需求在空间上不匹配的现象。一方面,在人口流入地,人口的快速增长带来了大量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需求,而相应的供给却相对不足。特别是在特大城市,现有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供给往往是根据10多年前对现在的“人口规划”来投资的,而实际上的人口增长远远超过了多年前的预测。人口流动的主要动......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9日 08:32

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让他们进城

我跟安徽的企业家接触,安徽企业家就提出,我们在特大城市有那么多安徽籍的务工人员,如果政府允许,安徽籍的企业家愿意给他们出钱建学校。

今天我从教育和城市发展的角度来谈谈“中等收入陷阱”问题。现在在中国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应该分地区来看,上海已经跨越了(如果你把上海当做一个经济体来看)。我们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是中国的中西部,包括中国的农村地区,所以谈这个问题就必须有一个空间的视角(当代中国经济与社会工作室1章)。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提高收入水平,毫无疑问要持续提高教育的水平,提高生产率,这其中就涉及在何地投入,在......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28日 10:46

厘清国企改革目标

在这篇短文里,我不谈国企自身的治理结构,也不谈破除国企垄断。这些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我要讲的,是一个较为被人忽略的问题。我觉得当前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讨论,包括最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有必要把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讲清楚: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是为了把国有企业本身搞好,还是为了把中国经济搞好?

把国企搞好和把中国经济搞好这两个目标有的时候是一致的,但有的时候是存在矛盾的。当有国有企业处在一些具有国家战略性行业里面,像航空航天、南车北车,而且这些行业仅有国企,那么把这些国企搞好,有利于整个中国经济。但是,在有一些容易被人忽略的角度上,如果政府的目标是把国有企业搞好,却不一定对整个中国......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17日 23:12

公正与效率不可兼得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