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2月10日 16:50

空间的力量:地理、政治与城市发展(第2版)

空间的力量:地理、政治与城市发展(第2版)

陆铭, 《空间的力量:地理、政治与城市发展(第2版)》,格致出版社和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



“任何大国的存在,都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人民愿意通过协调地区间的矛盾来追求全体人民的公......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8日 20:33

规模与分割:空间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城市、区域和国家发展

摘要:本文在“空间政治经济学”视角下总结城市、区域与国家发展的相关研究,并对中国的一些相关政策及其影响进行评论。城市发展方面,城市可以更好地实现人力资本积累并且提高人力资本的回报,是推动现代经济增长的引擎,但城市和大城市的作用仍然受到政策限制;区域发展方面,人口的自由流动有助于实现区域经济“在集聚中走向平衡”,但地方政府行为却导致市场分割和地区间分工下降;国家发展方面,偏离欠发达地区比较优势的投资政策导致区域间资源误配以及地方政府负债,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9日 14:40

“共和国长子”告急 这块骨头怎么啃?

自2014年东北经济增速“断崖式下跌”后,舆论关于东北经济“告急”的声音便不绝于耳。2016年上半年,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的GDP增速分为5.7%、6.7%和-1%,跟其他省份相比,仍不容乐观。
 
作为曾经的“共和国长子”,东北经济衰退引发了全社会的忧虑。2016年8月下旬,国家发改委公布了新一轮振兴东北的方案,将实施127个重大项目和投资1.6万亿元等,此方案引发了各界高度关注。
 
在一片“告急声”中重振东北经济,尤为需要冷静地分析东北问题的本质所在。必须清楚,只有顺应经济发展规律,并吸收全球经济发展的普遍经验,才能将东北经济......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1日 21:49

供需错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痼疾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根本问题是供需错位。没有一个市场经济国家会像中国这样,在房价高涨的人口流入地控制土地供应,却在人口流出地大量建房子。为了避免少数城市高房价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只能增加这些城市的土地供应。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8日 11:14

如何理解大国治理

――---为高琳著《分税制、地方财政自主权和经济发展绩效研究》序

最近十多年来,有关中国政治经济的研究有两支文献格外繁荣,一支是财政分权,一支是官员晋升,前者“管钱”,后者“管人”,涉及到了大国治理的最重要的两个方面。

大国治理面临的核心问题是,从中央政府的目标到地方政府的行动,中间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难以保证地方政府的行为符合中央政府的目......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3日 07:55

我脑袋里也有一些怪东西 ——自媒体“铭心而论”卷首

可通过查找公众号“铭心而论”关注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1日 20:13

移民的健康:中国的成就还是遗憾?

曾经我还不知,与我相似的人有千千万万

我们沿着铁轨奔跑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9日 22:33

三谈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

 
  前面我连续发表了两篇“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发表之后,很多朋友很赞同,但也提出了一些疑问,在此,我再以一篇文章的形式来给予解答和回应。这也是这一组有关中国经济的文章的最后一篇,是否真知灼见交给公众去检验。
  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本身就由改革决定
......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4日 15:08

大城市的出路在哪儿?

还剩下不到两个月,我们却几乎可以确定,“房价”一定是2016年的中国关键词之一。从2015年末开始,“去库存”的口号就铺天盖地叫起来。进入2016年,从北上深的一线大城市开始,以胡焕庸线以东的城市为主导,一场热闹的房价盛宴次第展开。到了最后一个季度,在各种“泡沫”的警告声中,大城市的市场开始稳中有升,而那些尚未分享到这场盛宴的小城,去库存还没有开始,便走向了结束。
 
房价飞涨的背后,就在2015年,上海实现了进入21世纪以来的首次人口净流出。有坊间的解释说,这种净流出是因为对外来人口子女入学方面的“严控”,很多人带着无法在上海入学的孩子离开......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3日 20:44

中国的大都市圈向何处去?

今年以来,国家先是出台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不久之后,《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草案又对社会各界公示了。这一系列动作标志着各级政府对于城市群和超大城市未来发展的重视,但也同时引发了人们的思考。笔者认为,有必要再对相关规划中的一些问题作些深入讨论。
 
一、超大城市的总体发展目标
 
对于备受关注的城市发展规划,应放在全球和全国发展趋势的背景下,并充分科学地把握超大城市和都市圈的发展规律。到2040年,如果不出大的意外,中国的经济总量将居于世界第一位,人均GDP将达到2.5-3万美元(扣除通胀),跻身于发达国家行列。同时,全国的城市化率......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4日 23:15

恰恰因为中国人多 大城市才能解决大国的问题

如今的中国,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人口大量涌入,房价越来越高,雾霾、拥堵等环境和交通问题也很严重;对比之下,中西部地区乡村凋敝,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农民工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等相关社会事件层出不穷。

这些问题是人口流入大城市造成的吗?是否以行政手段限制人口流动,来控制大城市人口规模,并推进小城镇建设,让农民就地进城,以上问题就能解决?清除群租房,拆掉违章建筑是不是能消除外地人增多的隐患?本地人对外地人的排斥是不是因为外地人分享了本地人的好福利?年轻人是不是逃离了北上广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田园乡村”生活?

回应以上种种问题,在今年世纪文景7月出版的著作......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4日 23:09

再谈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说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不能以经济周期作为托辞。文章发表以后引起了很多讨论,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对其中的几个问题,再做一些阐述。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不符合周期理论

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在2003年-2008期间越来越快,之后,经济增长速度逐渐下滑。从表面上看,这是非常典型的经济周期的现象。但是,这只能说是表面的。

我需要强调一下,我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滑不能以经济周期为托辞,并不是说中国经济一点没有周期性的特征。中国经济已经高度开放,全球经济形势当然会对中国经济的增长趋势产生影响,这是一般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特征。接下来,如果国际经济形势出现好转,有可能会再一......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0日 19:34

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

中国经济今天的问题,绝不是一个“经济周期”的托辞可以掩盖。当然,我不否认,自从2008全球经济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出现衰退,这对中国有影响,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经济增长下滑有输入性的衰退周期特征。但是,从中国经济自身的运转来看,今天的经济增长低迷,却远不只是这点周期的问题。
 
中国存在严重的供给与需求错配
 
在经济理论当中,周期主要就有两种,分别是从需求方和供给方入手的。凯恩斯主义从需求方来看经济周期,当存在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就会出现凯恩斯式的经济衰退。那么,中国今天缺有效需求吗?中国不仅不缺有效需求,而且需求还很旺盛。中国真正的问......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02日 21:27

京沪其实还不够大

从地铁10号线国权路站出来,有条通往复旦的小马路。两旁法国梧桐延伸交织,沿街飘着麻辣香锅和肉夹馍香味,还有“小苏北”水果店、照相馆、手机贴膜小店,大中学生们进进出出,好不热闹。再往前走,一片老式居民小区门前,“无群租房小区”几个字分外显眼。

这条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陆铭经常走过的小马路上发生的细小插曲,也是当下中国大城市、特大城市复杂而矛盾心理的折射,既享受外来人口带来的城市生活和服务的便利,又试图对他们保持一种微妙的距离,“一讲到人口集聚,就容易走极端。比如经常有人问,是不是说全国的人都到上海来?”

陆铭担任过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咨询专家,几乎跑遍......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9日 19:23

李辉文:疏可走马,密不透风

文 | 李辉文

“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当大书法家邓石如说出这一书法要诀时,他不会想到这个疏密得当、虚实相生的道理,竟然暗合于两个世纪之后新地理经济学或空间经济学的基本规律。和书法艺术排斥状如算子、均匀呆板的结构一样,经济活动也天然地排斥空间分布上的对称性。

最近三十余年新经济地理学的研究深刻地说明,由于一系列深层次机制的作用,人类的经济活动在空间上的均匀分布其实是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而集聚——也就是经济活动在空间上的对称性持续被打破——才是经济发展的常态。这条规律如此有效,以至于任何违背这一规律的公共政策,无论其初衷如何,都将导致既没有效率又不......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9日 18:53

徐瑾:经济聚集效应揭示了中国大城市的未来

文 | 徐瑾

在大城市严格控制人口的今天,如何思考中国城市化未来?中国城市化的逻辑,其实不仅在于经济,更在于整个社会业态剧变。那么,中国城市化方向应是大城市还是小城镇?过去中国城市化的路径之一是城镇化,这其实是一种摇摆在小农经济与都市经济之间的选择。不少学者也批判大城市公共管理问题,甚至总结为“大国之城,大城之伤”。事实如何?中国城市化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不到20%推进到现在已接近了60%,其中涌现多个超过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按第六次人口普查,这样的大城市如今已超过了10座,而按国外标准定义的大城市则更多。

我国有关大城市的争论一直很激烈,陆铭教授此刻发言,非常需要勇气,而《大......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4日 22:59

城市更大 才能解决农村问题

为什么年轻人会想要“逃离北上广”,但为什么他们又逃不了了?大型城市在中国发展到今天,其形象已经随着种种弊病的出现而变得格外复杂。它不仅是一个生活和公共的空间,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一种生活在城市里的现代人难以与其分割的生活方式。许多人困扰于城市带来的拥堵、污染、噪音、压力、高房价……于是,希望回到故乡或者二三线城市去寻找一种更加前现代的生活。

但是,广大的二三线城市以及乡村在现实中似乎又呈现出一副与城市人想象中不同的景观,荒废搁置的工业园是对城市的失败模拟,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是对城市弊病的遥远回应,无人耕种的农田变成了高速发展的经济的反讽。

于是,在当下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5日 19:20

中国经济的快速、可持续增长之道(2)

《赫桥智库.深度访谈(下)》

赫桥智库:陆教授如何评价当前全球范围内主要经济体在低利率的情况之下中国货币政策的实施空间?

陆铭教授:我想对这个问题回答应该这么说,如果简单把货币政策理解为是一个总量政策的话,中国还是有空间的。基本的经济学道理告诉你如果经济增长下滑的话,你可以通过降利率的方......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5日 19:15

中国经济的快速、可持续增长之道(1)

主持人:杨志江  招商期货上海营业部总经理

访谈嘉宾:陆铭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嘉宾介绍: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作为客座教授(或兼职研究员)受聘于复旦大学、北京大学和日本一桥大学等多所高校;曾任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咨询专家,参加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合作研究课题;研究领域为:中国经济、劳动经济学、城乡和区域经济发展、社会经济学。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31日 00:05

中国城市发展的困境在哪里?

把对中国城市化和国家发展问题的思考集结成新书《大国大城》,从老百姓关心的房价谈到全国城市规划布局和发展战略,深入剖析了城市发展困境,“只有在空间聚集中区域经济发展才能走向平衡”。提两个概念。一个是“空间政治经济学”(Spatial Political Economics),讨论政治的过程如何影响到区域的资源配置,例如政府官员如何通过某个经济学机制来促进经济增长。另一个是“区域-城市主义”,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谈具体的特大城市发展问题的时候,一定会涉及特大城市在全国的地位,以及城市和城市的关系,提出“区域-城市主义”这样的一个视角,就是为了把区域的维度加到城市发展和城市体系的研究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