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铭 > 美国归来谈中美关系

美国归来谈中美关系

前一段时间我去了一趟美国,在美国访问了十天左右。
在这期间我去哈佛大学参加了一个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见到了美国政治学经济学以及国际关系领域里面非常著名的学者,和大家一起讨论了一些关于经济的问题,特别是涉及到了一些中美关系的问题。同时我还在美国的西部和著名经济学家UC Davis教授、胡永泰等一些学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这趟美国之行回来以后觉得有很多的感触,希望在这里能跟大家交流一下。这次访问当中大家聚焦的比较多的话题,还是一段时间以来大家非常关心的中美关系问题,特别是在经贸领域。那么关于这样的一个问题,美国的学术界其实是有不同的意见的。其中相对来说对中国比较温和和友好的意见有这么几条,他们认为在美国现在的政府的诉求之下,主要有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认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维持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在比较低的位置上,人民币是被低估了,所以希望人民币的汇率走上一个持续升值的道路,这样可以缓解中美之间贸易的不平衡,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的长期的赤字的问题。针对这样的观点,有学者就指出,其实汇率这样的政策对于平衡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的平衡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其中如果大家回顾一下,在上个世纪1980年代日本和美国曾经出现的情况,就比较清楚了。因为当时美国和日本之间通过签订了一个所谓广场协议,让日元兑美元在几年的时间里面升值了一倍,结果美国这方面的贸易的逆差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所以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并不是说和某一个国家汇率之间发生巨大的变化,美国自己的贸易逆差就会发生根本变化的。
 
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就业,在美国的上下包括学术界,包括政界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观点,就是由于全球化的进程,大量的制造业转移到了中国,所以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使得美国的制造业失去了国际竞争力,导致了美国的失业。这种观点非常流行。但是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美国的失业率其实是一个经济周期的问题。当经济萧条的时候,美国的失业率可以上升到10%左右。但是从2008年的国际经济危机之后,美国的失业率已经逐渐的下降。在最近这段时间,美国的失业率仅仅只有4%不到,可以说在历史同期也都是比较低的水平。也就是说美国的失业率高一点还是低一点,其实跟中美之间的贸易以及美国制造业转移到中国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事实上在美国发生的其实是就业结构的升级。换句话来讲,是美国把自己相对来说没有比较优势的制造业转移到了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他们自己的就业是在往更加高端的服务业进行升级。从总体上来讲,美国的失业率其实也并不高。
 
第三个方面的争议点是关于技术。美国方面认为中国需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美国对华的技术转让当中,中国可能存在不尊重知识产权的情况。关于这一点,一个争议点在于一家企业向另外一家企业转让他的技术,这到底是一种企业的商业行为,还是在中美的技术转让当中存在一些其他性质的行为?关于这样的问题的确争议比较大,我在今天也没有办法给出明确的答案。
 
刚才所讲的这三点,其实还是对中国相对来说比较有利的一些观点。
 
还有一种不同的观点认为,中美的经贸关系可能在短期里面会出现一些和解,因为双方的团队一直在保持接触和谈判。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很可能在一些关键的领域,比如说金融、汽车这样的行业进一步的放开,进一步的降低一些商品的关税。特别是在汽车领域,这一点有非常大的可能。但是尽管在短期里中美经贸关系可能出现和解,但是在长期美国方面认为中国还是要回答,“中国到底是不是市场经济?”、“中国的经济改革是不是会继续朝着市场经济的方向去迈进?”这样的问题。
 
这可能是我们需要认真回答的问题。这里先要简短的回顾一下历史,在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成立之前,国际上曾经存在过一个叫关贸总协定,后来它演化成了世界贸易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在国际贸易当中,奉行市场经济的原则。现在大家提出的问题是,当时让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是希望中国能够不断的深化市场经济改革。大家(特别是年轻朋友)可能不知道,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每一年都需要由美国政府来审核一下中国是不是可以得到所谓最惠国待遇。 这个最惠国待遇就是给美国那些市场经济的贸易伙伴的。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每一年中国都面对着美国政府是否会给中国以最惠国待遇的这样一个不确定性,这件事情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就不再存在了。实际上双方相当于做了一个承诺,那就是中国会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继续完善建设自己的市场经济体制。
 
那么第二个争议点在于,有学者就提出WTO的原则,是20年前制定的,但是在最近20年有一些新的领域出现了,特别是互联网经济。如果互联网、特别是“互联网+”的一些公司所提供的服务出现跨境服务的话,是否也应该被作为自由贸易和开放的一个部分来对待?这些互联网公司所提供的服务,是不是应该允许发展中国家来对它进行贸易的保护和设置壁垒?这也是一个巨大的争议点。
 
从美国方面来讲,当然是希望全世界的所有地方都对互联网公司所提供的服务(特别是美国公司所提供的服务)开放的。
 
在接下来我们就要回过头来讨论,中国是不是在向着市场经济迈进? 这个问题是一个漫长的紧迫的,需要我们花很大精力去进行解释和讨论的。
 
我在喜马拉雅fm频道有一个中国经济72讲,所有课程都是围绕着中国经济和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来进行讨论的。由于时间有限,今天不讲太多,这里提这样几点。
 
全世界的市场经济(不管你把它称之为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有一些共同的基本原则,是大家有共识的。如果总结一下,我认为一共有三条:
 
第一就是在市场经济下,由价格机制,而不是行政机制来配置资源。
 
而价格的决定主要就是由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之间的关系来决定的。如果一个政府要对价格进行干预,是需要有非常非常严格的理论基础的,当然需要哪些理论基础,这里也不详细的进行解释了,主要就是因为这个市场上存在的一些外部性的问题,或者是垄断这样的问题。这些实在来不及详细展开,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收听我的中国经济72讲。
 
第二个市场经济的普遍原则就是生产要素在一个国家内部要可以自由流动。
 
这里的生产要素就包括了劳动力,包括了资金。 在中国特殊的背景之下,由于土地这样一个生产要素是被建设用地指标所管制的,所以,建设用地指标的配置是不是也跟需求能够一致起来,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个市场经济问题。
 
第三个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就是私有产权要能够得到保护。
 
一方面它保证了民营经济,能够跟其他所有制的经济共同的在市场上平等竞争。同时私有产权得到保护,也能够激励民间的投资。
 
以上讲的三点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最终是要保证对内对外的公平竞争。
 
这一点我想是全世界的各个国家不同的企业所共同追求的。那么在中国当我们讨论到中美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的时候,存在着一个非常模糊的认识。那就是,当前的美国在川普政府的领导之下是反全球化的,我觉得这个观点恐怕要得到纠正。一段时间以来,大家已经看到川普政府一直在致力于与其他的一些市场经济国家,特别是OECD的发达国家,签订双边的自由贸易协定。那么这样的话恐怕就很难说川普是在反全球化的。因为通常在他们所签订的自由的贸易协定里面,是有零关税零补贴这样的条款的。
 
所以美国政府在建立的一个国际贸易秩序,是建立在他们认为既有的WTO框架需要改革的基础之下的。如果既有的WTO真的能够在全球范围之内推进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我想,可能很多事情都会得到改变。由于这样一个问题,我想在中国国内讨论到美国的对华政策的时候,恐怕也有需要调整的地方。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如果美国政府换届了,川普不再做总统了,是不是对中国好一点?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根据我的观察,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中美关系的基本的问题上是有比较一致的认识的,差异无非就是在不同的党、不同的政府,在如何处理中美经贸关系的具体做法上有一些不同。其他我觉得没什么太大的花样。
 
通过今天的这样的讲解,我跟大家交流了一下这次出访美国所获得的一些感受。今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的年份,与此同时我们正在面临全球化范围之内的一些巨大的挑战。
 
我们祝福中国在未来的改革开放之中,能够继续向市场经济的方向迈进,能够更好地加入到全球化的潮流当中。不仅能够在国际关系当中获得比较良好的局面,同时也能够利用这样的良好的国际局面来发展我们自己、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