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6月02日 09:11

一亿儿童的教育迫在眉睫

 
  当下中国的问题是,人们只看到周围和眼前那一点点的空间,而对于国家和长远的大局总是漠视。《风中的蒲公英:中国流动儿童生存报告》这本书要讲的就是这样的一系列关于未来的故事,如果它能引起你的一点共鸣,并且让这些故事被更多的人知道,也许我们所期待的改变就能够慢慢发生。
 
  在展开正文之前,我先给读者三道选择题,看看大家如何回答。大家都知道,中国当前老龄化和少子化的趋势非常明显。我的选择题是:第一,如果突然天降一亿的儿童给中国的未来,大家要不要?第二,这一亿的儿童是给他们比较好的教育,还是比较差的教育?第三,如果是给他们比较好的教育的话,把他们放在......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2日 08:31

提高回报,激发需求——改善中国农村教育的空间政治经济学

提高回报,激发需求——改善中国农村教育的空间政治经济学
文 | 张翕、陆铭
摘要
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村人口的人力资本关系到中国的长期经济发展和收入不平等。为了有效加强农村人口的人力资本积累,相关政策必须通过提高教育回报来激发教育需求。长期以来,空间因素对教育回报的影响被人忽视,教育资源和各种生产要素的空间错配可能通过降低教育回报而严重抑制农村人口的教育需求。通过总结一系列实证研究,本文说明:农村人口对于教育有潜在的需求,而这种需求建立在对于教育回报的预期之上;空间资源配置则通过影响教育回报而作用于农村人口的教育需求。为了迈向人力资本大国,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持续提供优质的劳动力供给,中国必须优化教育资源和生产要素的空间配置,从......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1日 11:16

专访 | 城市化进程中的规律和常识

问题1:为什么城市化是提高农民收入的唯一方式?
减少农民数量 剩下的农民才能因规模化种植而受益
因为大家对于城市化水平持续的提高,实际上是缺乏共识的。很多人都还是认为我如果把农民留在农村里,青山绿水的,环境也比较好,然后我再给他一点补贴,再补贴他这个种植农作物,然后,在比如说补贴他建房子,再给他提供公共服务,生活不挺好吗。但是这里面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道理,就是城市化不断的推进,才是真正能够解决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的一个机制。所以只有当农民更多的进城,才能让剩下的农民能够人均的土地面积增加,才可以持续提高他的收入。所以,当前情况的出现,在缺乏这种城市化的进程的同时,特别......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5日 13:29

对话陆铭:人口在国家内部自由流动是必然趋势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明确,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此外,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此次政策被称为“史上最宽松的落户要求”,为什么力度如此之大?未来落户政策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放开放宽落户限制后城市如......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7日 12:00

陆铭:为大城市松绑是实现多方利益的关键

陆铭:为大城市松绑是实现多方利益的关键
【摘要】 能否让城镇化率提高或者说能否让外来人口安心地落户,主要矛盾集中在超大、特大城市。在中等以下或者一般大城市,是否拥有本地户籍的差别并不大。
继2018年取消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落户限制后,时隔一年,取消落户限制的城市范围再次扩大。
 
4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任务》),取消或放宽Ⅱ型、Ⅰ型大城市的落户限制;同时要求超大特大城市调整积分落户政策,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大幅增加落户规模。
 
从重点发展中小城镇转向聚力建设大城市,中国城镇化进入下半场。
......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4日 17:06

实证研究“13点”系列|中国真能为一般理论提供证据吗?

1.  研究选题有没有价值观问题?这关乎学术的审美
2.  为什么要有参照系,并在边际上看问题?好的研究者不犯方向性错误 
3.  中国真的能够为一般理论提供证据吗?你要检验的理论是个市场经济啊 
4.  为什么制度背景是重要的?请确定你讲的故事不是发生在印度
5.  理论对于经验研究到底意味着什么?理论不是经验研究的遮羞布 
6.  横截面数据可以用来干什么?一大堆问题,来不及秀技术 
7.  面板数据到底何用?有时候,重要的就是“固定不变”的 
8.  交互项有什么用?看差异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2日 09:27

陆铭:当我们谈城市化时,陷入多少认知误区

陆铭:当我们谈城市化时,陷入多少认知误区
【2019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公示《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任务》)。
 
全面取消或放宽大城市落户限制,首提“收缩型城市”,允许都市圈内城乡建设用地节余指标跨地区调剂,改进人口统计方法,推进成渝、边疆城市群发展……今年的这份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释出的一大波重磅消息,令外界感到“耳目一新”,但同时也伴随了疑惑矛盾。
 
如何理解放宽落户与疏解超大特大城市非核心功能?收缩型城市与中小城市发展是什么关系?中西部城市、人口流出地区与沿海大城市、人口流入地如何平衡?城市化发展与乡村振兴是否存在矛盾?</......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4日 09:32

也谈南北差距 在人口流出地要进行减量规划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地区经济的南北差距成为热议的话题。细心的学者发现,以前,中国经济的区域间差距主要体现为东中西差别。而近些年来,似乎南北差距逐渐浮现,成为“区域间平衡发展”新的担忧。国家的“十四五规划”即将制定,空间规划将成为重要议题。如果在类似的问题上存在认识误区,将对下一阶段的区域发展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到底什么叫“发展差距”?
 
首先需要开宗明义,任何有关发展的差距和平衡等指标,人均指标才是关键。
 
在国家层面,之所以常常关注GDP总量指标,那是因为,在国家层面人口的数量是稳定......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3日 09:26

优化“上海都市圈”的空间形态:做“八爪鱼”而非“太阳系”

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关系,理论和实践上一直存在争议,它们究竟存在哪些差别?又如何优化都市圈的空间形态?
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关系 
国家发改委日前发布《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开篇就指出,“城市群是新型城镇化主体形态,是支撑全国经济增长、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参与国际竞争合作的重要平台。都市圈是城市群内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带动功能强的大城市为中心、以1小时通勤圈为基本范围的城镇化空间形态。”
 
这两句话非常清楚地回答了都市圈和城市群之间的差别。然而,什么是都市圈,都市圈覆盖范围有多大?它和城市群是什么关系?......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3日 20:50

【铭声音】实证研究“十三点”之参照系和边际看问题

【铭声音】实证研究“十三点”之参照系和边际看问题

福建土楼人家

陆铭摄影



聪明人不犯方向性错误




实证研究“13点”系列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0日 09:37

如何看待人口流出?

我的发言题目是人口流出,当然我没用“人口流失”这个词,还有个副标题,三个关键词——“乡愁、文化和价值观”。
 
今天龙老师讲的话题涉及到人口的收缩,但是他同时也指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很多中国的城市人口在收缩,但它做的规划无一例外是增长型的规划。这个现象之所以产生的原因,我认为有三方面:
 
第一,我觉得我们还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不太相信市场的国家,社会各界总觉得如果把一些资源交给市场去配置,不会产生什么好的结果,我想这个因素也是导致龙老师今天讲的很多现象放在另外语境里就绝对不是你今天这个用词,可能不会用中性的词,......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9日 08:07

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与《经济研究》共同度过的20 年
 
倏忽间,人已中年。想想“70 一代”本土学人的成长,总体上伴随着中国研究的进步而成长。这几乎是必然的,正如我所说过的,学术在本质上也是贸易,同样适用于比较优势的原则。而在现阶段,在学术研究百花齐放的同时,中国研究恐怕仍然是大多数中国学者的比较优势。这样说,证明我胸无大志。
 
比较优势不是政府干预出来的,而是被我自己发现的。1998 年的时候,当时的中国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国有企业改革,那时我还是一个硕士生,刚刚开始写论文,也并没有什么固定的研究方向......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1日 13:26

【精选】走偏了的城市化道路

将近10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所提的政策建议,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
 
对于一个大国来说,区域间的平衡发展始终是重要的目标。在农业文明时代,由于土地在自然属性上的不可移动性,因此,平衡发展就必须通过人口和财政资源的均匀分布来实现。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经济从未在全球化和工业化的双重冲击下有所发展,其区域经济布局仍然笼罩在很强的封闭经济和农业文明的色彩之下。
 
对于中国区域经济发展而言,最近一轮的全球化是一场从未有过的冲击。中国经济重新加入到全球制造业分工体系中去,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均从属于这个全球化进程。于是,决定中国城市体......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3日 17:25

都市圈时代,何惧“虹吸效应”

都市圈时代,何惧“虹吸效应”
中心城市必须通过将发展的空间范围拓展到都市圈范围,才能更多地容纳人口,更好地发挥集聚效应。
随着城市群建设目标逐渐明确,中心城市也随之受到更多的重视。但各级政府普遍担心,区域经济一体化真的会带来美好的未来吗?特别是对于那些中小城市而言,中心城市的扩张不是会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虹吸效应”吗?
 
话不多说,先上数据。最近我和我的团队研究了珠三角城市之间的经济和人口布局,下面这张图是关键。其中有两个是总量差距指标。带有方框的线是城市之间GDP规模的差距,它在2003年之前是上升的,之后趋于平稳。
 
这里插播一下,如果单......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1日 12:41

访谈 | 二线城市抢人大战将一直持续

访谈 | 二线城市抢人大战将一直持续
2019年开年,去年尝到甜头的城市继续加码“抢人大战”,特别是西安、南京等城市在2018年的基础上,再次放宽了人才进入的政策。搜狐智库就此访谈了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
在他看来,抢人大战持续加码在于地方政府将新的经济增长动力集中在人力资源上,如果地方政府想要通过抢人来促进当地人才集聚,进而推动经济发展的思路不改变,抢人大战就会一直持续。
陆铭表示,大多数二线城市都想成为一线城市,但是从世界一线城市的发展经验来看,城市等级划分体系相对稳定,深圳从小渔村成为大都市的现象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
他还认为......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1日 09:26

中国经验到底说明了什么?

中国经验到底说明了什么?
中国经济能否重新回到高增长?中美经贸关系紧张的背景是什么?我们买的理财产品和政府债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的收入增长跟不上GDP?一边是鬼城,另一边是高房价,到底谁是泡沫?雾霾、拥堵,这些城市病,真的是因为大城市人太多吗?未来中国会出现人口回流到农村和小城市吗?我们所生活的城市,发展的机遇在哪里?我们到底在哪里置业和投资?……
 
中国发展的经验是5个因素的组合:人口红利保证劳动力的数量和质量;对外开放带来了资本;市场经济改革形成了好的资源配置方式;政府提供了基础设施等公共品;市场统一实现了大国优势。这些成功经验恰恰说明,既有的经济......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1日 19:03

跨越世纪的城市人力资本足迹

跨越世纪的城市人力资本足迹
文 | 夏怡然 陆铭
内容摘要:
本文利用来自中国跨越几个世纪的独特数据,研究了影响城市人力资本发展的三股力量:历史上的人力资本遗产、政策冲击和劳动力流动。研究发现,历史上的人力资本(以明清时期的进士数据衡量)为当代城市的人力资本积累奠定了基础,20世纪50年代高校院系搬迁的政策冲击也对城市的人力资本积累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在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间,计划经济时代政策冲击的影响逐渐减弱,市场经济环境下劳动力(特别是高技能劳动力)更多流向了人力资本水平更高的城市,城市间的人力资本空间分布又向历史上的人力资本空间分布逐渐收敛。进一步研究还发现,城市人力资本的积累与地理......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31日 12:06

治理城市病:如何实现增长、宜居与和谐?

治理城市病:如何实现增长、宜居与和谐?
文 | 陆铭 李杰伟 韩立彬
内容提要:
本文从空间均衡的逻辑出发提出,如果用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方式来治理城市病,那么城市的增长、宜居、和谐三个目标就不能同时实现。同时实证结果发现,人口规模增加并没有带来严重的污染和拥堵问题。因此控制城市人口规模,不仅无法有效地治理城市病,还会带来社会的不和谐。现实中,由于规划、人口流动障碍、土地政策带来的扭曲,导致中国最优城市规模低于潜在水平。如果在城市加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供给侧改革,加快外来人口的市民化,可以使潜在的最优城市规模增加,同时实现经济增长、生活宜居与社会和谐三个目标。
 
关键词:空......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30日 18:04

【大国大城】城市人多真的“添堵”吗?

【大国大城】城市人多真的“添堵”吗?
文 | 李杰伟(上海海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 陆铭(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十九大报告指出,未来我国将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随着长三角一体化、广(州)佛(山)同城化的加速,以大城市为核心的都市圈也呼之欲出。尽管如此,人们对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人口增长依然心有余悸,常常认为城市人多带来交通拥堵、污染、高房价等“城市病”。
 
然而,直觉常常蒙蔽我们的双眼,城市规模带来的好处被视而不见,而那些所谓的“城市病”却总被归因于“人太多&rdqu......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9日 18:40

【大国大城】当户籍遭遇犯罪

【大国大城】当户籍遭遇犯罪
 
回家的路上,车堵在隧道里。着急,焦虑......
 
我们自己这一道突然动起来了,可以回家了,而旁边那道还堵在那里。这时,让不让旁边的车变道,是个问题。有可能,这是当前中国最令人心痛的问题。
 
从去年到最近一系列社会恶性案件都和户籍身份联系在了一起。这篇文章也许能够回答一些疑惑。
 
 
文章摘自陆铭《大国大城》,世纪文景,2016年,253-258页。
 
诺贝尔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在他的著作《身份与暴力》里说,当社会完全依照单一的身份来划分社会群......
阅读全文>>